弱化 SAT, 將有助招生多元化的目標嗎?

2022 新年好!

新冠疫情改變了全世界, 而美國的大學申請中最重要的新遊戲規則就是學生可以完全不遞交或可選擇性地遞交SAT/ACT標化測試分數, 而SAT II 科目考試則已完全消失. 實際上這個醞釀已久的改變是美國的政治風向推動下的結果, 旨在走向更多元化招生的方向, 新冠疫情只不過是一個時機點的快速助力. 那麼申請上去除標化測試分數的要求會讓眾多大學口徑一致所推動的招生多元化目標達成嗎? 富比世雜誌上週的專題報導, 深度解析了這個議題, 非常值得了解. 你不需要同意作者的看法, 主要是了解美國主流專家對此事的看法. 畢竟這是個需要收集資訊, 進行獨立思考能力的時代. 這篇文章還記載了SAT考試的前世今生及考題設計理念. 看完此文, 您認為審核上弱化 SAT 分數會讓美籍華裔的學生的名校路更難嗎?或者這個環節其實並不重要, 因為整個大環境已經做出了決定? 再來, 美國整體教育的走向, 你贊同嗎?

原文連結https://www.forbes.com/sites/nataliewexler/2021/12/29/harvard-has-dropped-its-sat-requirement-but-dont-expect-more-diversity/?sh=62a788d978c2

文章翻譯如下:

哈佛大學(Harvard)在未來四年將SAT和ACT成績作為申請者的可選擇項目,藉此行動加入了一種社會趨勢。但研究表明,如果大學期望這項政策能帶來更大的學生多樣性,它們可能會失望。

在其官方聲明中,哈佛大學將延長近年來制定的可選擇標化考試招生政策,其中提到了 “當下的 COVID-19疫情對學生參加考試的持續影響”。但是,大學管理者真的相信這場疫情還會阻止學生們在四年後參加SAT或ACT考試嗎? 我們希望不會是這樣吧?

更有可能的是,他們認為此舉將增加特定族群學生的數量,這些學生群體歷來在校園中人數一向不足,在考試中得分也較低。新冠疫情促使許多大學選擇了可選擇考試遞交方案,但一些院校其實很久以前就採取了這一做法,希望增加學生多樣性。哈佛大學的決定可能會促使更多學校朝這個方向邁進。

最近的一項研究發現,在2005年至2016年期間,99所私立大學採用了可選考試政策,黑人、拉丁裔和美國原住民學生的比例僅增加了一個百分點, 低收入家庭的學生也是如此。 2015年發表的另一項規模較小的研究發現了類似的結果。

為什麼會這樣呢? 2015年研究的一名研究人員告訴《Hechinger Report》的 Jill Barshay,大學錄取決定中的其他因素比如課外活動和高等課程, 往往也會讓在標化考試中獲得高分的同一批學生佔到優勢。最近的一項研究指出,推薦信等主觀評分項目通常也是會造成相同的現象。這說明,即使一個機構像加州大學(University of California),完全禁止招生官員考慮標化考試成績,學生族群也不太可能明顯變得更加多樣化。

考試能夠幫助大學多樣化,但這是需要一種不同的考試, 加上對K-12課程和標準教學方法的重新思考, 這個問題的根源很深。

哈佛和其他大學機構現在可能把 SAT 視為校園多樣性的障礙,而且正如其批評者所強調的那樣,該考試的起源確實與白人至上的信仰有關。但哈佛自己把 SAT 納入大學入學考試,當時也是為了增加多樣性。二戰前,常青藤聯盟大學招收的對象主要條件是富裕和在頂尖大學預備高中的學生。 1933年,哈佛校長詹姆斯·布萊恩特·科南特(James Bryant Conant)發起一項努力,向任何背景的資優學生敞開學校大門。

他設計了一個獎學金項目,可以通過SAT考試來判定獲獎者資格。 SAT考試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發展起來的,目的是為新兵安排合適的工作。到了1940 年代,哈佛大學和其他大學開始在常規入學申請中使用該考試, ACT考試始於1950年代。

科南特認為SAT是一種衡量“能力傾向”的測試,正如它的原名“學術能力傾向測試”(scholastic aptitude test)所暗示的那樣。他認為這樣的考試比評估高中課程知識的考試更公平, 精英大學曾經使用過這種考試, 因為富裕的父母可以把他們的孩子送到在這方面材料教更好的學校。

SAT考試是要求學生分析隨機主題的複雜內容文章,理解高難度詞彙,它從未單獨評估過個人天賦。在很大程度上,它實際上是在測試一般的學術知識,較富裕的學生通常更能夠獲得這些知識,就從他們的家裡開始。一個以學生在學校學到的內容為基礎的考試不能使競爭環境完全公平,但是如果所有的學生都能接觸到同樣的內容, 它可能就會有顯著的幫助。

今天,大學理事說“SAT”不代表任何東西。然而,此考試的“閱讀”部分仍然是根據與學校課程內容完全無關的文章來評估學生的。和所有的閱讀測試一樣,其原理是測試一般的閱讀理解能力。但這個理論和測量能力一樣令人懷疑, 擁有更廣泛學術詞彙和更熟悉複雜語法的學生們仍然會得到更高分數。多年前,ACT組織自己發布了一份報告,發現準備上大學的學生與其他學生的區別不是擁有一般的理解技能,而是理解複雜文章的能力。

將這種能力作為錄取標準之一確實有意義,因為它對學生在大學的成功至關重要。問題是為什麼有些群體似乎比其他族群學生在這上面有優勢?這不僅僅是因為只有一些孩子補習了此考試和去了歐洲旅行。如果美國的學校了解這些現狀 ,那麼所有學生的學術知識和詞彙都應該通過一個連貫的課程來建立,該課程包括從幼兒園開始的明確教學,那麼這些優勢就會在很大程度上被抵消而達到公平。

相反,美國小學階段的教學側重於理解“技能”,比如“找到文章的中心思想”,而不是內容,這在一定程度上對提高閱讀成績的努力是徒勞無功的。長期以來,教師們一直被訓練得更喜歡“探究”和動手實踐的項目,而不是直接解釋。同時,在閱讀教學方面得到有效訓練的卻很少。所有這一切最終使已經享有特權的孩子們得到更多的特權。

許多學生到了高年級才發現,他們突然要對以往沒有以有效的方式提供給他們的知識的教學方式負責。同樣的事情發生在他們考SAT考試上。這不是他們自己的錯, 許多高中生不知道一個城市和一個國家的基本區別,和無數無法破譯的單詞 (我們不知道有多少,因為我們不測試高年級孩子的水準)。取消或弱化SAT和ACT考試不會解決大學多樣性問題,就像扔掉一個溫度計不能幫助治癒一種疾病一樣。

好消息是,越來越多的小學正在開設這樣的課程,教孩子們理解單詞,同時培養學術知識和詞彙量。如果學生繼續學習知識建設課程,到11年級或12年級的時候,他們就能掌握足夠的一般學術詞彙,在SAT這樣的考試中展示出他們的潛力。

壞消息是,絕大多數小學仍然把重點放在理解技能上。而且,即使是從小學階段就走向建立知識的大規模教學轉變,也無法幫助數百萬已經在上初中和高中的學生。

在這些高年級階段,最好的辦法是在課程內容中嵌入明確的寫作指導,從一句一句開始。這種方法有助於彌補學生在背景知識方面的巨大差距,建立和加深他們對新內容的知識,使他們熟悉複雜的文字結構和詞彙,並提高以課程內容為基礎的考試成績,如AP或IB評估。不幸的是,很少有人嘗試過,雖然人們對此的興趣正在增長。(我與人合著了一本描述使用該方法的方法的書,它也應該在初級水平上使用。)

我會廢除入學考試如SAT的閱讀部分,至少在可預見的未來是這樣,而將重點放在與學生實際課堂所教內容的相關評估上。這可能意味著AP或IB考試,但也可能意味著SAT科目考試, 如果大學理事會沒有在2021年1月廢除它們的話。越來越少的大學要求這些考試,一些招生官員和大學顧問認為,這些考試對低收入申請者來說也是障礙。然而,其他人認為他們能更佳識別勤奮、積極的學生。美國大學理事會(College Board)認為,「AP課程覆蓋面的擴大,以及它在低收入家庭學生和有色人種學生中的廣泛使用,意味著學生們不再需要通過學科測試來展示自己的知識。」但這忽視了一個事實,就是AP課程理論上是涵蓋了大學水平的材料。

SAT和ACT的批評者認為,這些考試沒有準確衡量數百萬學生的潛力, 這些人是絕對正確的。此外,學術能力在每個人身上的分布也不盡相同,大學需要一種可靠的方式來識別那些最有可能成功的人。但在我們現有的體系下,我們既不能準確地衡量學生真正的潛力,也不能可靠的找出哪些人能在大學裡會茁壯成長。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