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大學申請快報

SAT 逆境學生加分政策

這幾天很多華人家長圈子都在談論的這個令我們大家蠻失望的話題,也就是美國大學理事會(College Board) 最新公布的SAT 考試的給分要考慮學生的家庭背景,家庭收入跟居住環境,根據各項評估標準後給予加分或減分。也就是說身處逆境的學生會得到加分,而生活無憂慮的學生當然就會被扣分。 這一加一減中,不同背景的學生申請大學就產生了很大的優劣勢差異,這也許是一種不可逆的社會現象結果,但對學生本身而言卻造成了不盡公平的競爭環境。 取自華爾街日報的圖表解釋: 不僅如此,美國大學理事會(College board)會把被調整後的SAT分數直接報給學生申請的大學,所以學生也不會知道自己最後的分數是幾分,真是超沒安全感的。 我相信,大部分的華人都非常的努力奮鬥讓自己跟家人不陷入逆境中,而且一直深信這種自立自強,對自己負責的態度是對的,直到這一天,我們對於自己的人生都有了非常大的懷疑。 大學錄取中要照顧弱勢族群是一種很無奈的美國社會現象,我們當然可以據理力爭,但最後的結果恐怕不會如我們所願。比較麻煩的是如果身為亞裔,家庭又不悲慘,你還考低分,連被扣分的本錢都沒有,那可怎麼辦呢? 事實上,無論有沒有這麼一個台面上的逆境加分政策,大學錄取就是個人為主觀的決定過程。 順應趨勢全力以赴,替自己找出最好的策略跟個人特質展現,作一個讓人不捨拒絕的申請人,你的名校夢還是能實現的。

好厲害的 STEM 大學

STEM (Science, Technology, Engineering and Math) 絕對是這幾年的當紅職場, 最近美國有幾個關於理工科學生前途一片看好的新聞: 學編程可以脫貧 小學生上編程課 新聞大概內容是在加州低收入社區260所學校數千名學生,通過「兒童編程」計劃(Kids Code),在放學後學習計算機編程。該計劃從98號提案規定的公共教育預算中獲得1500萬元,今年是撥出款項的第一年。該案為州府預算中給學前班到高中(K-12)和公立大學設定撥款標準,學校獲得撥款的資格取決於接受免費或低價午餐的學生人數,這數字常用作衡量社區貧困度的指標。 STEM 工作需求增加 新聞大概內容是調查顯示,2019年與STEM相關工作在全美就業市場需求多,且需求持續增加。從雇主提供薪水來看,工程類薪水最多,起薪每年在6萬9188元,其次是電腦科學、數學,都高於2018年。 硅谷全球第二富國 新聞大概內容是加州2017年的GDP是2.79兆元,超過了法、英和其他國家。如果以人均GDP計算,則加州硅谷的2017年12萬8308元人均GDP,可算是全球第二最富的國家,因為硅谷如果作為一個國家,人均GDP只比石油國卡達少66元. STEM 發展的熱門狀態不令人意外,  前幾年美國政府開始大推STEM,當時預估2018年美國會有二百四十萬個STEM 的職缺。有趣的是我前幾天還看到一個另類新聞, 大概是說許多碼農都得花大錢植髮來解決三千煩惱絲日漸稀少的問題.  我也常開玩笑說我很多學生現在在硅谷工作, 他們的收入都比我高, 但肚子變的比我大, 頭髮也比我少, 這有點像他們被高薪工作榨乾精氣神的狀態.  在這個競爭的世界, 為了生存, 每個人多多少少都得犧牲自己的一部分, 至於值不值得就看個人了. 前幾天見到一個即將進入9年級的學生, 我可以感覺到家長其實是打算升學DIY的,這位在美國讀過大學的爸爸開宗明義就說他想未來讓女兒上大學時主修藝術, 附修編碼.  我感到這個目標還真務實啊! 既不放棄夢想, 又要確保飯碗.  但是我是擔心等到她大學畢業時, 編程這個行業會不會被機器人取代?  而藝術是需要天份跟功力的, 我也不確定這位學生的天分是不是夠支撐她的夢想?  一邊學藝術, 一邊學編程,  練功會不足? …

驚! UCLA 錄取率 5.4% !!??

沒錯! 我不是在說哈佛跟史丹福, 我是在說 UCLA 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 加大的龍頭老大, 全國排名第19名的大學, 今年的錄取率掉到了非常不可置信的5.4%, 也就是11萬個申請學生, 只有6000個人收到錄取.  好殘酷啊!  但是 UCLA 排名高, 學費相對低, 又在洛杉磯市中心, 所以多年以來都是全美國申請人數最多的大學. 如果你記得, 前一陣子還有新聞報導今年加大申請人數總體減少了3%, 其中UCLA減少了2%.  很多人可能以為今年 UCLA 的錄取率應該有機會提高, 人算不如天算的是UCLA居然大幅減少錄取名額, 從去年的16,020人到今年的只有6,000人.  據可靠消息說明, 這個減少錄取人數的舉動是由於去年被錄取學生實際報到率高過預期, 所以註冊人數太多的情況下形成了教室, 宿舍, 經費都僧多粥少的分不平,  於是今年UCLA就少錄取學生, 而把大量學生放在備取waitlist名單.  如果到時候真的實際報到人數不夠, 也可以從備取名單中補足名額, 這還真是山不轉路轉的做法.  可憐的是很多把UCLA當作唯一的優秀學生可能就會很失望了. 說真的, 申請大學不是選結婚對象, 面對這種嚴峻又多變的申請環境, 申請大學名單的擬定最忌太死心眼.  何況很多學生都是瞎子摸象的方式在立定自己的申請目標, 美國有四千多所四年大學, 真的不要以弱水三千只取一瓢的心態去自我設限.  無論如何,…

2019美國大學申請錄取放榜

昨天是放榜的最後一天, 希望你們都得到了滿意的結果, 中國的顧問公司發表的文章形容今年是”史上最慘烈申請季”, 哪麼我不知道明年跟後年要用甚麼形容? 世界末日申請季嗎?還是宇宙毀滅申請季呢? 基本上, 錄取率只能越來越低, 除非產生了某種因素, 上大學不再是一件重要的事.   但是從前幾個月爆發的名校錄取弊案, 我們很清楚的了解了真的不是只有中國人想讓孩子進最好的大學.  所以這些美國頂尖大學的申請人只會越來越多, 錄取率就只能往下掉了. 言歸正傳, 數字會說話, 我們先看看今年部分學校的錄取率: #1 普林斯頓大學 6%, 去年為 5% #2 哈佛大學 4.5%, 去年為 4.59% # 3 哥倫比亞大學 5.1%, 去年為7% # 3 麻省理工 7.4%, 去年為 6.74% # 3 耶魯大學 5.91%, 去年為 6.3% #8…

準備好了嗎?謎底即將揭曉

每一年這個時候是我們最開心收穫, 也是充滿祝福的月份. 每個大學都會在每年的三四月陸續放榜, 無論結果如何, 最重要的是你的誠實與努力, 希望大家都有滿意的結果.  我們也會開始陸續公布我們的錄取名單, 以下是即將放榜的學校及日期. 3月28日: Brown University, Columbia University, Dartmouth College, Duke University, Harvard University, New York University (NYU), Princeton University,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Yale University 3月29日: Stanford University, 4月1日: Scripps College, Tufts University, University of Maryland, University of Richmond, Wake Forest University, American University,…

畸形心態, 離譜服務

隨然是做教育, 但我們還算是服務業, 當學生跟家長不滿足的時候, 我們就會不好過. 這陣子美國大學申請連續爆出弊案跟黑幕, 簡直一發不可收拾, 很多我們這個行業狗屁倒灶的伎倆都被掀出來了.  作弊, 造假, 代寫, 賄賂全曝光,  我必須說這些爛招的的確確都是檯面下行之有年進入”某些”名校的有效管道, 而且這幾年演變的離譜程度超過你的想像, 作弊比買塊豆腐還容易. 於是我們公司每年必須面對許多學生跟家長要求跟我們解約, 尤其是最後申請資料的準備期, 因為我們公司不保證錄取, 不接受假文件, 不代寫, 也不幫忙打通特定管道, 這些不上道的原則讓很多學生不願意跟著我們, 而寧願選擇付更高費用來換取自己可以少花點力氣.  每年這種個案越來越多, 每次吵吵吵的過程中, 我都很矛盾, 積非成是的教育環境讓我懷疑自己的堅持原則是否值得? 看著分校主任費盡口舌希望能說服家長, 卻柪不過學生就是想走捷徑的心態.  每年都會演出的這些痛苦輪迴, 真是一種人格上的嚴峻考驗, 不但讓我質疑對這個行業的熱情, 更讓我不敢相信這個世界真的是有錢能使鬼推磨.  我認為只重結果, 不擇手段的想法在教育這件事上是很難實現的 除了解決經營上的問題外, 我一方面要面對學生跟家長的另類需求, 一方面又要顧及年度榜單必須要達到最佳結果, 你可以想像我的掙扎嗎?我一直以自己是老師為榮, 加上本來就是為了教育我三個孩子而走進這個行業, 如果最後因為生存出賣靈魂, 成為作弊大王, 我會不會有一天自己看不起自己呢? 好了, 牢騷發完了,…

中國最大的留學顧問公司之一退費退到破產

首先,我絕對不是幸災樂禍的心態,只是想針對這件事情說清楚一些原則。這間太X留學顧問公司是中國最大的顧問之一,他們已經輔導上萬名學生完成留學申請學校相關事宜,日前爆發出退費退到破產,公司面臨危機的新聞。這個問題的關鍵就是中國的留學顧問業界普遍設置的遊戲規則 – 保證錄取,否則退費。 保證申請到學校不是太大的問題,但是保證消費者指定的學校真的是種冒險,也不實際。這個遊戲規則的由來是因為中國的家長不明白美國的大學申請這件事,覺得自己付了錢就可以買到錄取信,無論學生本身的申請條件跟學校的等級中間有多少差距,反正顧問公司都應該要有通天的本領,扭轉乾坤,搞定學校審核部。如果不敢保證的顧問公司應該就是實力不夠。能保證錄取的公司就是有本事,即使收費再高,家長仍趨之若鶩。這個耍噱頭的作法,在我當初進入中國市場的時候,讓我非常的掙扎,也覺得違反我的專業原則。當時,我親上火線與家長面對面交流的時候,不斷地解釋我們有絕對的專業實力與經驗可以引導學生順利完成申請資料並提升更高等級學校的錄取機會,但如果要保證特定的學校,學生申請的條件相差太遠的狀況下,那就有困難。 何況,在這種情況之下,家長提出的學校名單肯定都是超級名校,大概就是排名前10名的概念。我們是顧問公司,不是作弊公司,業務人員如果為了業績口頭上亂保證,後面的顧問團隊要如何執行就成了不可能的任務。再來,這種保證方式很多是讓家長加碼買保證,如果沒有成功進入家長指定的學校,退費的時候只退一半。也就是說,這種交易方式類似於對賭,無論如何,學生跟家長都會輸,我不懂意義何在?在我近30年的教育工作生涯中,這真是一個中國式的另類思維,可是因為市場上每家公司都這樣做,不這麼玩就不用玩了。在中國很多事情都讓我匪夷所思,就是錢是萬能這句話的最佳寫照。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甚至在我一再拿出我們多年來創造出來輝煌的榜單想證明我們的實力,但是家長反而對榜單的真實性存疑。無論我如何解釋每個公司所有的宣傳資料都是有法律責任的,他們還是不能信服。而轉頭付更高的價位跟隨能滿足他們需求,保證錄取的公司,我曾經非常不解。 事實上,當時我還親自打電話到幾所顧問公司,與他們的業務員詢問保證錄取的業務,在完全不了解學生的狀況下,他們都告訴我只要付的費用夠高,都可以指定學校,保證錄取,一切都能搞定,因為他們有內定名額,認識教授之類的管道。有趣的是,這些業務員明顯的不了解這些學校的東南西北,可是這些百年名校好像都跟他們比親戚還要熟,實在不可思議,讓我大開眼界,教育界也可以這麼浮誇。 總而言之,學生的申請機會只有一次,家長的考量點如果在於顧問公司有多敢掛保證,覺得這種方式比較有安全感,這整件事情就成了一個噱頭戰,專業不專業也就不是重點。許多的事情都是因為消費者的需求變形扭曲了本質,但是我的原則應該不會改變,畢竟我不想做到最後,賺到了錢,毀了學生的前途,讓我看不起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