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大學申請快報

重磅講座!哈佛大學資深審核員

注意!HS2 Academy 受到 Compassionatescholars 慈悲學者基金會邀請, 參加一場特別安排的升學講座. 各位家長跟學生, 不要錯過本週四的這場特別重磅的教育講座! 經過了新冠疫情直接跟間接的影響, 造成了現今美國大學申請的艱難戰況, 加上美籍亞裔學生的角色尷尬, 一言難盡. 學生與家長都有許多疑問, 美國的名校審核現在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這場由 Compassionatescholars 慈悲學者基金會舉辦的教育講座中, 現任哈佛資深審核員Roger Banks 先生將跟你分享今年最新的哈佛大學審核狀況以及分析未來的錄取趨勢. 純公益講座, 沒有噱頭, 只有最新哈佛大學審核相關資訊! 這場講座只限100位參加人數, 不會有回播, 講座前二個小時發布Zoom 號碼, 請勿錯過進場時間! 講座題目:Current Admission Practice (最新審核方式) 主講人:Roger Banks, Senior Admissions Officer at Harvard College 時間:美西時間 6月24日週四下午三點 想收到講座Zoom連接 (之前沒有登記過… Continue Reading “重磅講座!哈佛大學資深審核員”

美國名校入學弊案再爆, 這次更嚴重!

新聞來源: https://news.yahoo.com/emails-obtained-insider-show-californias-194209648.html Pegasus California School Sells Inside Track to Top US Universities to Chinese Elite 新聞摘要翻譯 內幕人士獲得的電子郵件顯示加州最高教育官員如何幫助一所為中國富家子弟開設的私立學校 內幕調查發現,加州一些最高級別的教育政府官員和主要的公立大學與一位大搖大擺的企業家密切合作,後者在中國為精英家庭開辦了一所私立寄宿學校。 加州前公共教育總監湯姆-托拉克森(Tom Torlakson)利用他的職位幫助建立搏格思加州學校,該學校試圖為中國青島的富裕學生提供模擬加州公立高中教育。 該學校的創始人史蒂文-馬(Steven Ma)向托拉克森2014年的學監競選活動捐贈了數千美元。但馬說,在政治上支持托拉克森並不是一種交換條件。

什麼? 大學排名有黑幕!

其實高中學生選擇適合的大學就像配對人生的伴侶ㄧ樣, 應該有很多的個人考量, 而不是簡單粗暴的以貌取人或迷失在各式的學校排名裡, 完全失去理性思考. 我接觸過一些家長, 連孩子申請或就讀的大學名字都搞不清楚, 就只知道學校的排名. 家長會以 “ 我不知道校名啦!就那個排名第幾第幾的那個大學 ”的方式來跟我溝通, 真的是令人啼笑皆非. 更有趣的是大學的排名有好幾種, 家長就會專挑一個孩子大學名次較高的排名來說, 算是一種自我安慰. 這種正面思考倒也無可厚非, 就怕學生瞎跟著排名走, 去了不適合的大學, 像是穿了不合腳的鞋一般的格格不入. 排名當然會是選校的參考要素之一, 因為很多學生跟家長想評估的事情, 各式排名都花了人力物力, 做了大量的工作歸納總結. 但排名絕不應該是全部的思考方向, 何況各種排名的背後考量都不同, 都說三觀得合, 這些不是用同一組價值觀評比出的結果, 怎麼能讓每個學生照單全收呢? 除此之外, 我昨天看到一個最近的爆料, 居然有外力操作, 大大的影響了某些大學排名結果. 這年頭還真是世道炎涼, 事事都考驗我們的獨立思考能力. 不過之前也曾發生過有幾所大學假報一些數據以獲取較高的排名, 但比較起這個報導內容裡的事, 那些應該都算小 case. 資料來源:https://www.insidehighered.com/admissions/article/2021/04/27/study-charges-qs-conflicts-interest-international-rankings 來自高等教育網站的報導, 文章內容翻譯如下: 大學的國際排名出了許多問題。你怎麼能公平地比較在不同國家運作、有不同資金來源和不同使命的大學?儘管有這些挑戰,還是有幾個參與者在做這樣的比較。《泰晤士報高等教育》、《美國新聞與世界報道》和QS是三家。儘管許多教育工作者對排名有顧慮,但它們非常受國際學生的歡迎。 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高等教育研究中心今天發佈的一份報告,提出了QS在其排名中是否存在利益衝突的問題。QS有一個咨詢業務,以各種方式幫助大學。這份報告—由該中心的高級研究員Igor Chirikov撰寫—表明該企業可能不恰當地影響了排名。… Continue Reading “什麼? 大學排名有黑幕!”

12 年級學生AP考試成績的重要提示

12年級學生,如果您對今年的AP考試/成績很困惑,下面是UC加州大學的說法: 問:如果學生參加了AP考試,但沒有得到及格的成績,他們是否需要在申請中報告並提交成績報告? 答:學生沒有義務上報未通過的AP考試成績,但上報也沒有壞處。如果成績不及格不影響錄取決定。如果學生沒有通過AP成績,則遞交不需要官方的成績報告。如果學生有考到一門科目3、4或5分的成績,那麼他們應該安排大學分數將他們的官方成績報告(通常也包括未通過的科目成績)發送到他們計劃入學的學校。AP考試成績遞交的截止日期不應超過 7月15日,但 UC加大了解 2021年5月/ 6月的考試成績將被延遲公布。 重要日期和截止日期 6月1日:SIR (Statement of Intent to Register) 決定入學意向書截止日期 6月30日:ELC(Eligibility in the Local Context) 加州居民優秀學生保送入學信息提交 7月1日:遞交正式高中成績單 7月15日:其他要求文件的截止日期,如官方AP / IB / A級考試成績和IGETC認證

美國大學申請趨勢預測

(口誤: UCI 在加大分校中排名正數第六, 倒數第四)

慎入! 2021 錄取率數據, 嚇人

去年疫情後, 許多大學決定申請要求上將 SAT I/ACT 標化測試成績改成不需要或可選擇性遞交, 於是知名度較高的大學都收到了歷年來最多的申請。例如,紐約大學(New York University)、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 University)、衛斯理學院(Wellesley College)和聖路易斯華盛頓大學(Washington University in St. Louis), 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及柏克萊分校的申請人數都增加了20 % 以上, 哈佛大學 (Harvard University ) 增加了42%, 喬治亞大學(University of Georgia)增加了36%,麻省理工學院(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增加了66%,科爾蓋特大學(Colgate University)的申請人數甚至增加了103% 等等。我們一起見證了歷史上美國大學申請變化最大的一年! 當錄取名額無法增加的情況下, 錄取率只能向下跌, 於是今年的狀況出現了前所未有的殘酷競爭! 這種狀況是否會延續下去? 可預見的是只要各種標化測試不重回到申請必須要件, 大學申請就會變成一種超競爭的常態, 你準備好了嗎? 大環境越來越艱難, 更要恭喜HS2 的學生成功進入理想大學! 全體錄取名單還在收集中, 我們會持續更新! 2021… Continue Reading “慎入! 2021 錄取率數據, 嚇人”

如果高信用分數跟收入不見得能讓你借到貸款

昨晚的每週直播是講有關於亞裔學生在美國大學申請中是否真的受到種族歧視的議題, 我講得超激動的. 可惜新的麥克風有回音的問題, 加上我後來想想有些話也不太適合在公開的視頻中說. 畢竟受到同業所賜, 我經常背後中箭. 所以這個主題我會再重錄新的視頻後, 再上傳到youtube讓大家了解事情的真相. 這是關心教育的父母, 絕對需要關切當下的一件重大議題. 在這個議題上, 有一個重要的概念叫 Holistic Review 全人式審核法, 也是我這麼多年解釋了一遍又一遍的東西, 因爲現在大部分的美國大學所採取的審核方式都是全人式考量, 而不是”比數字”. 而 UC 加大的各分校中之前唯一還在比分數的就只有河濱分校 UCR, 昨天我們開會, UCR 確認由於沒有申請人的 SAT/ACT 分數, 他們也改成 Holistic Review 全人式審核法, 所以只有好成績, 沒有課外活動, 申請資料又不佳的學生連 UCR 加大河濱分校都保不住了. 何況 Holistic Review 全人式審核法是完全的主觀決定, 沒有一定的準則. 請問一見鐘情有規定標準嗎? 這個重要的遊戲規則, 如果你不搞清楚,… Continue Reading “如果高信用分數跟收入不見得能讓你借到貸款”

亞裔學生越來越難進UC 加大嗎?

廣受歡迎的 UC加大各分校今年的錄取通知基本上塵埃落定, 雖然官方的錄取率還沒公佈, 但是基於總體申請人數大增16%的情況下, 我們完全可以想像慘烈的錄取數據. 以下是我們用去年錄取人數, 所估算出來的各分校預估錄取率. 無論如何, 我希望你們都得到最好的結果! 分校 2020 錄取率 2021 預估錄取率 Berkeley 伯克來 17.50% 13.68% Los Angeles 洛杉磯 14.40% 11.22% Santa Barbara 聖塔芭芭拉 36.90% 31.74% San Diego 聖地牙哥 38.30% 32.36% Davis 戴維斯 46.60% 41.14% Irvine 爾灣 29.90% 27.09% Santa Cruz 聖塔克魯斯… Continue Reading “亞裔學生越來越難進UC 加大嗎?”

富比世報導 – 大學缺申請人

注意! 這裏講的絕對不是 “ 所有的美國大學都沒人要申請了! ”  富比世雜誌的這篇文章說明了疫情後美國的頂尖大學申請人數暴增, 讓這些一直以來很挑學生的名校更難辨認出哪些申請者是在錄取後會乖乖的實際報到學生 (畢竟學生最後只能選擇ㄧ所大學註冊就讀).  而其他並不特別知名或等級高的大學, 相對就不如頂尖大學搶手, 甚至有申請量減少的情形, 這類大學則頭痛要如何增強招生能力, 才能吸引更多申請人.   原文連結: https://www.forbes.com/sites/brennanbarnard/2021/03/12/wanted-students-for-admission-to-college/?sh=36407ea31acf 以下為該文章摘要: 今年有一部分美國大學的申請人數出現了創紀錄的增長, 部分原因是疫情引發的申請非強制要求標化測試政策.  但實際情況是這個申請者大增是在頂尖的學校中,其他一些學校的申請人數則正在下降。The Common App 共同申請表報告稱,儘管總體申請人次比去年增加了10%,但申請人數只增加了1% (換句話說,學生申請的學校越來越多)。更令人擔憂的趨勢是,遞交申請的第一代和低收入學生減少了,因為聯邦助學金的申請(FAFSA)的申請者下降了(截至2月底,下降幅度超過9%)。與此同時,由于新冠病毒和其他因素,學校正在經歷成本上升和收入短缺。國家學生交流研究中心最近發布了今年春季的招生統計數據,自去年這個時候以來,招生人數有所下降,這並不奇怪。因此,許多大學,無論是公立的還是私立的,都在尋求增加今年及以後的招生人數。為了增加入學人數,彌補今年的損失,他們將需要更多的申請者。而且,他們正在找你! 對於這些大學來說,最大的挑戰是如何找到你。 這一全球性流行病打亂了大學尋找潛在申請者的許多傳統方式。從歷史上看,學校主要依靠三種方法來招募申請人:購買學生名單、辦招生會和學生主動聯繫。 購買學生名單 當學生們參加標化考試(PSAT, SAT, ACT,托福,AP/IB考試等)後,考試機構會把學生的名單和聯繫信息賣給學校。學校一直很依賴這個大數據以及根據特定標準 (性別、種族、GPA、考試成績、地理位置等) 來購買學生名單。然後,大學寄大量宣傳冊、電子郵件、邀請和其他行銷材料給學生和他們的家人。然而,隨著疫情參加考試的學生減少,以及大量大學實行非考試錄取政策,這個很花錢又不能確實篩檢出高匹配性學生的行銷行動正在減少。作為一名學生而言,你申請這所學校是因為他們給你發了一封電子郵件,免除了申請費,取消了論文要求,還是因為你研究過了,找到了它適合你的原因,也就是說你真的對那所學校有興趣嗎? 辦招生會 另一種大學宣傳方法是辦招生會,這比較個性化但需要相當多的人力資源和費用。大學有許多的招生官,他們花大量的時間在路上,參觀高中,為大學辦招生會,主持活動,做區域性的演講。這也有其局限性,而且往往不公平,招生代表把招生重點放在了較富裕和白人較多的高中上, 這也是一種招生策略,但這部分也被疫情打亂。儘管在虛擬的線上世界中,參觀校園及招生會仍在繼續,允許更廣泛的接觸,但障礙依然存在。大學招生是一個需要人際溝通的社交過程,這是一個挑戰。 學生主動聯繫 學生在尋找大學的體驗中不是簡單的被動, 這是一條雙向道,申請者通常也會主動聯繫大學(有時是在大學購買他們的名字的同時,這就是另一個大學購買名單可能是多餘和無效方式的原因)。大學會通過顧問、老師、朋友、家人、大學搜索工具和其他手段來尋找這些學生。他們通常是最有希望的申請者,因為他們已展現初步的入學意向。理想情況下,他們這樣做是深思熟慮過的,專注於他們想要在大學裡獲得的體驗,並理解他們自身的需求。在非疫情時期,這種交流很頻繁,因為高中生訪問大學、參觀校園,並與各大學的在校生、教職員工、教授和其他人聯繫。雖然這種情況會慢慢恢復,但缺少訪問機會迫使大學更加創新地思考如何與潛在申請學生建立聯繫,並建立自己的渠道。 大學招生行業 每年有數十億美元被花費在所謂的“大學招生產業綜合體”上。私人顧問、考試準備、體育招聘者、口語教練、財務顧問以及其他幫助學生尋找和申請大學的相關業務。因此, 學生提交的大學申請表也越來越多。這種獨特性和個性化的缺乏也影響了一所大學的招生實際報到率,因為很難確定哪些學生是真正自主參與了擇校的決定。 這裡所說的重點是如果學生志在名校, 除了自身的申請條件得優秀外, 你本身與學校的高匹配性會是錄取與否的一大考量.  對於申請條件不是特優的學生則要多下功夫搜尋資料,… Continue Reading “富比世報導 – 大學缺申請人”

名校申請中美籍亞裔受到歧視嗎?

川普政府在去年10月向美國康州聯邦地區法院提出訴訟案,控告耶魯大學基於種族因素錄取新生,歧視亞裔和白人申請入學者,違反聯邦民權法,該案曾被認為是川普政府針對大學以「平權法案」(Affirmative Action)考慮種族因素錄取,所採取的最嚴厲打擊措施。 川普政府時期的司法部曾調查耶魯大學的招生過程,並指該校過度考慮種族因素,導致亞裔和白人學生數十年來都很難被耶魯錄取。但是這個官司在2月3日已被拜登政府的司法部撤銷了, 此舉顯示了新政府對大學錄取考慮種族因素的立場。 視頻中阿肯色州參議員 Tom Cotton 明確地提出了重量級的證據根據 – 耶魯大學的招生資料中 “同在最高等級學業表現的申請人群體” 中  亞裔學生被錄取的機會是 6% 白人學生被錄取的機會是 8%  拉丁裔學生被錄取的機會是 21%  美籍非裔學生被錄取的機會為 49% 當然大學申請是全人式的考量, 更是一種審核員主觀的決定, 沒有辦法直接的比較每個學生的優劣, 因為有許多非客觀, 非數字的申請條件.  但是類似的學術表現上, 美籍非裔的學生被錄取的機會是亞裔學生的八倍以上, 你懂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