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江主任講故事

奧斯卡最佳演技父親

這個最佳演技獎我想頒給我的一位家長, 而且非他莫屬.  我們第一次見面時, 他的兒子表示自己受到某藝人的啟發, 非常想進某一所知名音樂學院.  爸爸當時明確表示自己會全力支持兒子的夢想, 並且已採取了一些實際的行動, 做了許多安排.  總之, 只要是兒子要的, 爸爸絕對是使命必達.  當時我花了很多力氣解釋讀藝術最好是有天份, 只靠興趣, 怕走不遠等等的大道理.  第一次會面最後的結論是爸爸會付額外費用請我親自協助他的寶貝兒子, 進入他夢想的音樂學院.  我有點沒信心, 雖接下了案子, 強調我會極力協助他進入最好的大學, 但不能保證能進他的夢想音樂學院. 回家後我又一直絞盡腦汁想怎麼能幫這位小王子圓夢, 好幾天都放不下心. 過了幾週看到他的能力測試分析, 才是我內心掙扎的開始, 因為報告顯示他沒節奏感, 聽力差, 敏感度也不佳, 再加上創造力很一般, 就一年時間我也不知道要如何把他朔造成音樂天才.  反倒是種種跡象顯示他就是個商業奇才. 正頭痛我們要進行第一次的總規劃會議, 我要建議哪些策略的時候, 這位爸爸打電話來了:“江主任, 我就想跟你打個招呼, 我的兒子沒有藝術天份, 也不能讓他去學音樂, 因為我只有一個兒子, 必須繼承我的事業.  我不想跟他有矛盾, 所以沒明講, 我指定要你輔導他, 就是要你說服他別學什麼音樂的, 就去學商 ……”…

260 萬人民幣藤校任選?

先聲明,  99.9 % HS2 Academy 的學生都跟這跟這件事無關, 他們就是一步一腳印地獲得名校的錄取. 昨天這條新聞登上了許多華人媒體的頭條, 於是很多記者都來採訪我的意見.  我覺得以下這位小編寫得最好, 你可以讀一下, 所以我就不重複說了.  基本上, 這是個很大驚小怪的新聞, 這個世界本來就是這樣, 資源多的父母(尤其是華人)總會尋找出一些捷徑給孩子.  但是不是這麼簡單一刀切的 “260萬人民幣” , 也絕對不是 “藤校任選”. 以前我剛入行, 覺得很不能接受這種事情, 後來就發現無論我怎麼主張, 這些富豪之家的孩子都會有比較好的機會, 只是他們也有跟一般人不一樣的人生課題.  現在這個新聞搞得這麼沸沸揚揚, 我想很多名校會開始對這種潛規則避之惟恐不及了喔! https://www.chineseinla.com/hotnews/task_newsview/t_1559853.html 专家解读:用钱“砸”进名校?没那么简单! 洛杉矶华人资讯网为此特此采访了哈佛全方位教育机构(HS2 Academy)的江主任,江主任表示,其实用钱“砸”进名校的情况由来已久。 很多中国家长在申请中问的最多的就是:“我要怎样才能被美国名校录取”其中不少人更是直截了当提出:“有没有保录取的方法?给多少钱能进藤校?” 用钱真的能“砸”进名校吗? 1丶捐钱并不能保证100%能进入名校:尽管很多中国家长迷信用钱解决问题。但事实上,捐款并非是买卖合同,而只是让你成为学校的盟友,拉近与学校的关系,所有捐款处于自愿,不退不还。砸了钱结果打了水漂的情况也会时常发生。 2丶用钱砸进名校的趋势将越来越保守:对于“砸”钱进名校虽然是很多学校的潜规则,但目前已经很有多名校开始对这一现象提出挑战。 太过高调,并不是申请名校很好的态度:江主任表示,在她负责的申请中,有的孩子本身就具有进名校的实力,但家长为了增加成功率还是捐了款,但捐款后认为自己孩子一定能进名校,到处大肆宣扬,结果因为自己的高调,反而让自己的孩子错失上该所名校的机会! 3丶捐款不是一次性投资,而是长期合作:很多家族都与某所名校会保持一个长期的赞助,建立友谊,保证学校对整个家族的孩子得到必要的特殊照顾! 4丶为了保证排名,学校会让你“过度一年”:很多学生在SAT丶GPA没有取得理想的成绩,没有资格进入赞助的名校,这些受到捐款的学校一般会让这些学生去其他学校过度一年,如果在这一年内成绩能达到一定水平,则有机会转入该名校,这也是学校为了保证大学高排名,以及毕业率。如奥巴马的女儿便是最典型的。 除了上述建议之外,江主任同时表示,美国很多名校是私立的,私立大学也是私立机构,他们无需向任何公众交代每年的这张珍贵的“入场券”交给谁? 如果从略为悲观主义的论调出发,金钱似乎真的可以买通这一路的艰难险阻,省去漫长旅程,带一个人去往象牙塔的最高山巅。 但与此同时,不可否认的是,在有金钱作为支撑的情况下,家长在为自己的孩子铺设一条光明大道无可厚非,但家长能否协助孩子一辈子?最终还是要靠他们自己的努力!  

神奇的推娃公式

最近在網路上看到一個很神奇的公式, 基本上是這樣的:進名校=好成績+一項體育+一門藝術+十項社會活動.  至於每項要件要做到什麼地步就沒有進一步解說了, 但是其實這個部分才是重點. 我還真的不想就一竿子打翻別人的心血結晶, 畢竟發表這個公式的人應該也研究了半天, 再想出來這個結論.  於是我把我們進名校的案例拿出來一一比對, 還真是沒有一個學生的申請資料是近似這個公式所列的材料內容.  基於確實求證的心態, 我就再把這個公式拿去給幾個公司的資深顧問, 想跟他們討論,  畢竟除了是專業顧問, 他們有些也是前任的一些名校的審核員.  結果我得到了 “你是吃錯藥了嗎?”的眼光, 有幾位就直接回我二個字 “No Way!” 我們公司已經處理過十幾萬個申請案子, 所以我在想如果有一天我真的能公式化進名校的策略, 讓大家就輕鬆複製, 也許我可以得個諾貝爾獎之類的吧!我比較不解的是為什麼要把孩子變成跟別人一模一樣的人呢?難道你的DNA跟別人都相同嗎?這種想法我還真不懂….  

娘不如狗

大過年的用這個標題是有點不大恰當.   這件事情說來有趣, 昨天遇到很久前的家長, 她的寶貝兒子去日本度假回來給她買了美金5元的面膜, 卻大方的給了自己的愛犬買了美金100大洋的和服小狗裝, 讓她大嘆娘不如狗啊! 她的兒子大學讀的是Harvey Mudd College 哈維穆德學院.  這所頂尖的文理工程學院是洛杉磯克萊蒙特學院聯盟 ( The Clairemont Colleges) 的一員,學生可以到其他會員學院修課,包括克萊蒙特麥肯納學院 (Claremont Mckenna College) 、匹茲學院 (Pitzer College)、波莫納學院 (Pomona College)、斯克利普斯學院 (Scripps College) 、克萊蒙學院 (Claremont Mckenna College) 。 大部分的家長也許對哈維穆德學院不了解, 其實這所大學有一個非常厲害的地方,  著名的富比世雜誌做的大學畢業生收入排行榜, 它可是高居全國第二名.  它的畢業生平均年收入美金十萬以上, 這所小而精的超級含金學院每年招收學生只有200個名額, 入學申請之競爭狀況絕不輸給藤校(我們的學生每年錄取大概7位).  當時我大大的恭喜她孩子前途肯定光明, 她有點半信半疑, 加上親朋好友 “好像沒聽過, 為什麼學費這麼貴啊?” 的反應,  她其實對送兒子去這所大學不是很有信心, 付學費的時候更是手軟.  但是兒子從大一到大三,…

家長都知道吧!

又到了歲末年終, 今年是我在這個行業的第27年了, 有句話說 “戲棚下站久了, 就是你的” 但我生性要求完美, 所以每一天都像剛入行一樣兢兢業業在工作, 不敢有任何懈怠.  不過, 還是感嘆光陰似箭. 這幾天來報名的家長比較多, 辦公室的主任忙不過來, 所以我就去支援註冊.  昨天在爾灣分校, 我接待的一對家長很快地決定讓兒子報名, 馬上填寫註冊文件.  我們的表格上例行公事的有詢問家長是如何知道我們公司的, 然後不外乎就有列出一些廣告媒體的選項讓家長選擇.  當時這位媽媽一路順暢的填寫資料到這一題時, 她卻卡住了.  她跟先生認真的討論起來 “我們是怎麼知道HS2的? 好像就是當家長就會知道啊! 沒人不知道吧?” 爸爸也很認同的回答 “是啊! 每個家長都知道的” 當時我真的有一種想熱烈擁抱他們的衝動! 又怕嚇壞了新家長, 27年來的辛苦耕耘一瞬間被認可了! 真謝謝你們的支持! 明天就是農曆除夕了, 祝福大家新年快樂, 諸事順利, 教育成功!

媽媽, 我其實可以更努力點

今年申請的學生裡有一位 J 同學, 我認識他的時候他才四歲, 是個白白胖胖的小可愛.  當時大他十多歲的姊姊是我的學生, 姊姊後來進了很好的大學, 爸爸媽媽很滿意我們的服務.  二年前媽媽把 J帶到我們辦公室時, 他的情況卻不太妙, 許多高中科目成績都在搖搖晃晃, 還出現了幾個C, 跟父母的溝通狀態更是緊張, 常常把媽媽氣得不知怎麼活.  簡言之, J 已經成了個全身長刺的叛逆小子.  還好媽媽對我是非常信任的, 我就建議了一些輔導項目, 其中包含升學規劃的雙倍一對一督導, 也就是盯得更緊一點.  但是我安排了一位溫柔又不失原則的主任來做他的顧問, 採取軟性緊盯策略, 不久後我得知他跟顧問相處甚佳,  雖然不聽爸媽的話,  但至少聽顧問的話.  有一次我在辦公室遇到他, 我提到他小時候最喜歡吃豆腐乾, 他回答 “我現在還是很喜歡吃豆腐乾啊!” 聽到他這樣的回答我知道他本性是很善良的, 因為大部分的青少年會覺得在這麼多人面前談這種小時候喜歡吃豆腐乾的事, 真是超不酷.   J會給我如此正面的答覆, 無非是顧及我的感受, 當時我似乎又看到了十幾年前那個粉嫩的小娃娃. 這個月初 J 在今年的提早申請中被他的第一志願大學錄取了, 他申請書上的高中成績低於該校的錄取平均成績非常多,  他跟父母的夢想都成真了, 喜事成雙的是他後來還收到了這所學校美金三萬的獎學金通知.  這陣子全身長刺的他也漸漸的柔軟了起來,…

她說出了家長的心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