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很感謝您!

以下是一位家長的見證, 他的女兒進了MIT 及 耶魯大學, 非常感謝他的分享, 真是字字珠璣, 對我來說家長的鼓勵甚過一切:

“感谢哈佛全方位帮助我小孩进入了理想的大学, 也帮助我们作家长的完成了人生和来美国的一个重要目标.

因为小孩成绩从小学至Troy高中一直全A, 对比自己念书那时的经验觉得他进入名牌大学没有问题, 所以认为升学顾问不适合于我们. 并且因有些升学顾问在媒体作夸大和不实的广告而产生负面印象.

哈佛全方位的ANN LEE和姜主任在3年前每周二在电台介绍目前大学入学的情况,我才被惊醒,发现原来自己的想法完全已经不适合现状了. 现在的名牌大学更注重学生的全面发展,特别是对华裔学生在学业以外有更高的要求. 我们带着小孩与多家升学顾问交谈, 而ANN LEE和姜主任的讲座的知识性, 规划能力和真心帮助学生的诚恳打动了我们.

在过去的三年中, 在ANN LEE的精心指导下,我小孩不但在升学路上很快进入状况,并且对人格的发展,人生的规划和对社会的认知都有了跨越式进步. 在这期间他完成了200多小时的医院义工, 特殊的社区活动,领导和才艺(创作和制作自己音乐CD). 并且在三年中自己寻找INTERN的机会,在三所知名大学作了暑期的研究实习. 在此过程中,他学会了如何寻找机会,如何给教授写自传, 面试和行销自己, 更重要的是养成为社会服务的习惯和精神. 这些基本技能和态度将给他今后带来丰富人生享用一辈子. 升学顾问不但是其学业规划不可或缺的, 也成为学生的好朋友,及家长和小孩之间一座沟通的桥梁. 针对青春期孩子的叛逆和寻求自我个性, 家长的意见可以通过升学顾问更有效地传达到.

虽然我们的小孩顺利地进入理想的大学,但回想起来我仍然有些后怕, 因为和他同样学业优异和优良家庭背景的同学,因为没有专业的升学顾问的指导,只进入了加大的BERKELEY大学. 从某种意义上讲,对没有升学顾问的学生是不公平的,但是世界就是这样的, 为人父母的谁不想把最好的给自己的小孩, 有什么比第一流的教育更重要的呢?

我要再次感谢哈佛全方位的宣导和我太太坚持, 及时改变了我这个顽石. 在此分享作父亲的经验, 以作前车之鉴 – 总结为三个”不行”

没有升学顾问 – 不行

没有好的升学顾问 – 不行

不听升学顾问的话 – 不行

一位哈佛全方位学生的父亲

2011年4月11日”

你的未來真的不是夢嗎?

對申請大學來說, 如果學生有一個長遠目標, 向大學呈現出學生在高中期間對與未來大學專業相關活動有學習上的熱情及積極的參與會非常有說服力的.  因為好的大學提供最頂尖的學習環境, 當然希望學生不是慕名而來, 而是真正想取得知識, 以圓自己長久以來追求的夢.

但是大多數的學生真的不是很確定自己將來要做什麼, 就算學生有一個假設的志願, 也常因為時間, 空間改變而產生變化.  現在的孩子追求物質生活加上接觸電腦的時間多, 對未來立下的職業目標不外乎高收入的醫師, 律師, 感覺上很時尚的各類設計師或可以一直與電腦常相左右的電腦類工作. 很少小孩會想到自己將來想當公務員, 教授, 飛行員等其他一些各方面也很好的工作.  這種情況也造成了美國的大學生平均轉換大學主修2.5次, 造成許多學生4年大學念了5, 6年, 好不容易畢了業, 又沒有從事自己主修的專業, 變成不務正業.

由性向測驗或以學校各學科的成績來判定學生未來適合的工作更是一種最不合邏輯的思考方式. 因為性向會變, 而學校的學科與實際的工作根本不相同, 何況許多學生的學科成績與老師的表現有很大的關係, 講到這點我就必須以我自己的故事來做說明.

從小數學就是我的長項, 學習數學很輕鬆, 考試也不用怎麼準備就可以得到高分. 記憶中既使學到高等的微積分, 對當時的我也不用花什麼力氣, 老師還叫我作班上的數學助教, 當然數學就是我最喜歡的學科了.  但文科就慘了, 國文, 歷史, 地理我一概沒興趣, 成績也很一般, 有時一不小心, 紅字也會跑出來.  於是當我來到美國讀大學及研究所的時候, 就選了與數學相關及當時覺得且較適合我的商業管理及財金的課系.  當時學習成績也很好, 還因成績優異得到獎學金.  研究所畢業之後我順利進入美國花旗銀行, 成為當時花旗銀行重點培訓經理的一員, 這當時是萬中選一的機會, 當然薪水及工作前景都是非常優厚的.  但當我在花旗銀行作了3年後, 年輕的我並不覺得從工作中得到滿足感,絲毫沒有自我實現的感覺, 只有對人遞名片時有一點莫名的虛榮感.  當我發現自己懷孕時, 我想到在花旗銀行的一些女性高階管理人員似乎都無法照顧到孩子, 有些還得把孩子24小時寄給別人照顧.  非常喜歡小孩的我實在無法接受要把孩子交給別人照顧, 所以就毅然的遞出辭呈, 決定另闢職場, 開一個托兒所, 一方面工作, 一方面可以照顧自己的孩子.  這個當時單純的想法讓我從事教育至今16年了,一直非常熱愛這份工作.

3年前我想引進Highlands 能力測試給哈佛全方位的學生, 希望能協助學生找到他們未來的正確方向, 我本身立刻做了這個在主流社會頗受好評的能力測試, 作完這個將近4個小時的測試, 發現真的很難從題目本身猜出它在測哪些能力指標, 不像一般的性向測驗, 你可以猜得出來哪一類的答案可以導出哪些結果.

當Highlands 能力測試結果分析師分析我的報告時, 她第一句話居然是”你數字觀念很差!” 我當時就笑了出來, 並說 “你開玩笑, 我數字觀念一級棒!” 於是她問我 “你皮包裡現在大慨有多少錢?” 我傻眼了, 搖搖頭說 “我不知道!” 她又問我 ”你銀行大概有多少存款?” 我更傻眼說 “我也不知道, 她接著問我 “是不是常去買東西發現錢不夠?” 我尷尬的說 “是啊!” 她接著解釋 “你對數字根本不敏感, 多一點,少一點, 你都不知道.  你不能作與數字有關的工作, 你會緊張.  你的長處是邏輯思考, 解決問題及表達解釋, 你數學好是靠這些能力, 你現在輔導學生的工作很適合, 如果做心理醫生或作家更能發揮你的長處.“ 我彷彿晴天霹靂的想起自己從小到大悲慘的文科成績, 頓時覺得真是自己誤會自己了40年.  還好, 我還算幸運誤打誤撞的進入教育界, 還算沒差太遠(也許該感謝我的孩子).

當你的孩子告訴你, 他不知道將來要做什麼時, 請不要責怪他 ”沒想法”.   如果你的孩子立下雄心壯志告訴你他未來的志向, 也不需在這時就幫他定終生.  為了不走冤枉路, 甚至徹底入錯行, 也許你會去問算命先生, 但我覺得參考99%準確性的Highlands能力測試結果來找尋學生未來工作適合的選項絕對會是比較科學化的方法.

P.S. 看完我的故事, 家長們請千萬不要利用我數字觀念差的弱點來跟我討價還價, 那就傷感情了!

天哪! 為什麼我被大學拒絕了?

你被大學拒絕的10大理由:

1.GPA 或 SAT分數不夠或成績中有C, D, F 被拒絕的機會很高.

2.課程太弱 –  學生的高中課程如果大多是普通課或非學術性課程會讓大學對你的程度沒信心.

3. 高中不具競爭力 – 大學審核部會參考每一所高中的學力測驗分數及評比.  如果高中本身不具競爭力, 學生必須有好成績及高分的SAT以說服大學學生本身程度很紮實.

4.你沒特色 – 如果學生的各項成績及活動都與其他申請人類似會很難從成千上萬個申請人中跳脫出來讓大學看到你的潛力.

5.你不夠可憐 – 美國的大學希望提供一些經濟,社會地位較低或其他弱勢的族群受高等教育的機會, 這一點亞裔學生往往比較不夠資格.

6.你申請獎學金而這所大學經濟不夠寬裕 – 這幾年經濟不景氣導致各大學校務基金縮水, 對外募款也較困難.  許多小型私立學院對需要獎助學金的學生無法像以往一樣來者不拒.

7. 有太多人申請同一所學校 – 擠破頭的情況下當然就會有一些冤枉的犧牲者.

8. 申請資料作的太差 – 大學名字拼錯, 資料遞交不全, 面試失敗, 個人自傳太差…..申請的出錯狀況可能有千百種.

9. 你有不良紀錄 (如作弊或暴力) – 無論大事小事只要上了學校的永久紀錄, 對大學申請都可能造成影響.

10. 只能怪老天爺 – 大學審核也有一部分非客觀的成分, 學生運氣不好被拒絕也不是沒有可能的.

你被大學接受需要100個理由, 但被拒絕只需要一個理由!

免費為您的子女做大學申請健康檢查

很多家長對子女抱著望子成龍, 望女成鳳的心態, 卻完全不知道美國的教育是完全崇尚自由發展, 並不對學生進入好大學作特別引導.  一般情況之下大部分的孩子是不了解大學錄取的標準, 只會隨波逐流, 漂到哪就是哪.  當然許多學生都因此並沒有進入理想大學.  在多年的升學教育輔導經驗中, 許多孩子在小的時候都夢想進哈佛, 史丹福, 到了高中標準會自動降到 UCLA, UCBerkeley, 而真正申請的時候才緊張的來找我們, 這時因為有了許多壞成績課外活動又沒作什麼, 標準只好降到了UC Riverside, 實在無耐.

千金難買早知道, 想了解您孩子現在的狀況及該為申請大學做哪些準備, 最好的方法就是先參加哈佛全方位的免費教育講座 (有中, 英文兩種) 然後預約一個免費的大學申請健康檢查面談與江主任或楊主任 (楊主任有近20年的教育工作經驗喔!) . 會面後有一個很清楚的方向及該做的事項, 進入好大學就不會是夢想了.  外州或國外的學生也可以利用電話或Skype來進行會談, 效果是一樣的. (OK, 家長們, 我知道你很心急, 但是小朋友都有自尊心, 請千萬不要在我的面前數落他/她)

面談過程中, 學生必須在場並提供9年級後所有期末的成績單及SAT或ACT考試成績 (如果有考過這些考試, 練習考也可以) . 課外活動的部份我們會直接詢問學生.  我不想語不驚人死不休的嚇唬任何人, 但大部分的家長在會面過後都才發現自己的子女的狀況與理想差距甚遠.  如果時間又不多了, 就真的追不上了, 所以趕快打電話給哈佛全方位吧!

北加州的家長久等了! 哈佛全方位聖荷西2家分校即將開幕!

哈囉! 北加州的家長, 我們的聖荷西2家分校會在Fremont 及 Cupertino, 五月份即將開幕!

5月1日星期日下午2點將舉辦大型講座 “頂尖大學及UC是如何審核學生資料?” (此講座已經額滿, 已訂位者請準時出席)

由哈佛大學入學面談員 Ann Lee 主講

地點:

Sheraton Hotel,

1801 Barber Lane

Milpitas, CA 95035

訂位電話:

(510)789-5808

現場將提供驚人學費優惠卷!

擠破頭的加大及州大 – 2011放榜前申請大解析

加州大學系統2011年申請入學人數超過14萬人,相較去年增加了6.1% 。 不管是加州本地生(增加3.6% )、外州生(增加10.7%)和國際生(增加22.5%)的大一新生人數,全部都增加.  儘管加大面臨巨額經費裁減,每年調漲學雜費,但申請的人不減反增,入學競爭十分激烈,要擠進加大的校門越來越難。

加大擠破頭排行榜:

這幾年忽然開始擠破頭 UC (2009-2011): UC Merced 34%增加, UC Riverside 25.9%增加, UC San Diego 20.4%增加, UCLA 12.7%增加

一直都擠破頭 UC: UCLA申請人超過8萬, UCSD, UCB UCI, UCSB, UCD申請人都超過6萬

社區大學轉學生一直都擠破頭UC: UCLA (今年申請19,737人去年收5,000人),  UCB (今年申請16,012人去年收3,000人), UCSD (今年申請17,019人去年收7,000人)

轉學生忽然擠破頭 UC (2009-2011加州大學整體增加26% ): UC Merced 83%增加, UC Riverside 81%增加, UCD 及 UCI 51%增加

亞裔擠破頭 UC: UCSD, UCI (近50%的亞裔申請人) UCLA, UCD, UCB (近40%的亞裔申請人)

世界日報加大錄取結果報導:

http://la.worldjournal.com/view/full_la/2129435/article-%E5%8A%A0%E5%A4%A7%E7%B3%BB%E7%B5%B1%E9%8C%84%E5%8F%96%E7%8E%87%E4%BD%8E-%E5%AE%B6%E9%95%B7%E6%86%82%E5%BF%83?

加州大學申請亞裔及拉丁裔學生都持續大幅增加, 白人申請學生卻持續減少.  但根據加州大學總部2009的決定, 為了維持各族裔的一定比例, 種族多元化, 亞裔學生錄取的比例將在2012年調整到29% (目前為近40%).   所以可預見亞裔學生的申請將更加競爭.

加州州立大學2011年申請人數大約有61萬1000人,增加2%。州大辦公室公關發言人認為學生對於州立大學的入學需求仍居高 不下,部分原因可能是景氣持續低迷不振,民眾希望學到更多技提高自身就業競爭力。

州大擠破頭排行榜: Cal State Long Beach 69, 000申請人, Cal State Fullerton 52,000申請人, Cal State Northridge 39,000申請人, Cal State LA 30,000申請人

其他在加州同樣擠破頭的大學

2011年申請史丹福大學的人數也創下記錄, 約34,200名學生遞交了入學申請,其中約6,000名學生經由提早申請方案申請入學。 與去年相比,今年的申請人數增長了7%,去年有32,022名學生申請入學。其他像南加大及其他本來沒有擠破頭的大學也都擠破頭了, 申請人超過3萬人。

老師, 我想進好大學…..

Kevin Wong 近照, 由 Kevin 媽媽提供

這麼多年以來我跟學生之間的故事多到數不清, 但Kevin的故事是我永遠百說不厭的. 一個很普通的下午, 高中11年級的Kevin獨自走進我的辦公室, 他手上捏著自己的成績單, 緊張的說著 ”老師, 我成績都是A, 我SAT考了23XX分, 我是Arcadia High游泳隊隊長, 我得過少年奧林匹克游泳比賽冠軍, 我還做了這個那個.  老師, 我想進好大學. 我聽同學說你們可以幫學生進好大學, 你可以幫我嗎? 可是我沒有很多錢可以付給你……” 我看著這個大男孩很有邏輯的努力想說服我幫他進好大學. 我問他 “你媽媽知道你來這裡嗎? 他連忙回答 “喔, 我媽她不懂, 她不知道, 她幫不了我, 但是我想進好大學….”

開始輔導Kevin準備他的申請資料後, 我了解了他背後的故事. 單親的媽媽獨自撫養Kevin長大, 兩人住在一個一房的公寓, Kevin就睡在客廳.  每天練游泳, 媽媽沒空接送, Kevin每天自己想辦法請其他家長接送.  每天5點多起床, 參加游泳訓練, 再趕到高中上課, 下課後在高中繼續游泳訓練, 然後回家做功課, 再練習SAT考試.  日復一日都是在睡眠不足的情形下, 卻保持著選修最難的課程加上全A的好成績.  家庭的背景提供了Kevin積極向上的最佳動力, 他知道要有好的生活, 只能靠他自己.

在分析過Kevin的能力測試結果後, 我們覺得他非常適合走法律或政治的路線.  我告訴Kevin ”Kevin, 你很特殊, 以你的能力及個性, 你做什麼都會成功, 不如從政, 為華人在美國爭取權益”.  他一臉茫然的回問我 “Vickie阿姨, 你真的覺得我會成功?”

後來Kevin以全額獎學金包括食宿及旅費進入了以政治學出名的喬治城大學 (Georgetown University).   貼心的Kevin總是會讓我知道他的近況 ”Vickie阿姨, 我組織了乒乓球隊” “Vickie阿姨,我今年暑假要去州長阿諾的辦公室作事” “Vickie阿姨, 我想爭取學校這個職務, 你看我該如何爭取?” “Vickie阿姨, 我要去白宮實習了!” “Vickie阿姨, 我想申請法學院, 以後想當檢察官.” Kevin 的媽媽有一次心疼的告訴我,  因為在學校吃飯不用錢, 如果Kevin一忙錯過了吃飯時間, 他就不吃了, 因為在外面吃很貴.

去年4月, 我接到了Kevin的大學畢業典禮邀請卡, 裡面寫著”Vickie阿姨, 我要畢業了, 我知道你很忙, 可能沒時間來參加我的畢業典禮, 但是我想讓你知道, 我要畢業了, 因為當初是你幫我進了喬治城的, 完成了我夢想的第一步.” 現在Kevin已經在東岸有了很好的工作及生活, 我們會互傳簡訊問好, 可是我還是常常想起當初那個17歲的大男孩羞澀的說著 “老師, 我想進好大學….”

後記: Kevin 讀了這篇文章的感想是 “真不好意思….”

GPA 最少要達到3.0才能遞交UC申請表!

有時會見到一些成績較不理想的學生跟他們的父母, 當我看到成績單感到大事不妙的當下, 我通常會二話不說趕快把學生的大學申請GPA計算出來, 看有沒有達到3.0.  有時我真的必須很殘忍的說出 ”喔! 他成績不夠, 不能申請UC!”  這句話時, 他們的表情會像被宣判死刑一樣的驚訝及絕望!  雖然家長可能五分鐘前還在用開玩笑的方式說 “他就不是讀書的料, 我們也不期望他進哈佛!”  其實很多小孩的GPA都是在11年級出狀況的, 因為選課上沒有規劃好, 9跟10年選課太簡單, 又選了一堆非學術性課程, 到了11年級全都是學術性課程, 其中又有一些AP課, 馬上慘遭滑鐵盧.  這種情形是後悔來不及的, 其實如果學生在上11年期的暑假有預習準備一些課程, 就可以避免這種慘狀了. (哈佛全方位有提供所有的高中學科暑期預習班喔!)

有些學生還不到11年級結束, 所以結論會是 “可能不能申請喔!  因為他GPA可能會不夠3.0.”  家長這時多會連忙接上一句 “那你說怎們辦呢?” 感覺上像現在無論上刀山, 下油鍋都要用剩餘的時間把GPA拼上3.0.  我有時會補上一句蠻於事無補又惹人厭的 “你們如果期望他進UC, 他成績一直都不好, 這麼長時間了, 為什麼你們都沒作什麼呢?” 此話一出, 反應多是一陣互相指責 “啊! 他講都講不聽, 煩死了” 或 “他爸爸說讀書是自己的事!” 或 “ 我不知道啊! 沒人告訴我! 我也搞不清楚!” 或 “我家隔壁的小孩都沒人管也進了UC!” 或 “反正他18歲就給我滾出去! 能讀大學我付錢, 不能讀大學就自己吃自己!” 總之是絕對沒有什麼好聽的話, 真是家庭倫理悲劇.

家長們! UC的申請是有最低標準的 (只是有申請資格, 不是錄取標準):

1.       基本課程(a to g requirement)要完成, 基本課程要求請看UC網站

http://www.universityofcalifornia.edu/admissions/freshman/requirements/index.html

2.       加州居民學生10 年級加11年級的GPA 要達到3.0, 外州居民學生則需要3.4,  而且GPA的計算是不含體育及一些非學術性的課程的. 請注意! 高中給的成績單上的 GPA 有些與 UC 申請的計算不同.

噯! 如果你真的不會算就成績單拿來我幫你算吧!

讓王哈佛及李耶魯同學脫胎換骨, 大幅加分的超級暑期計畫

王哈佛同學, 高材生(11升12年級, 目標醫學院)

(暑期目標為完成SAT I, II考試準備, 豐富課外活動, 預習12年級課程AP物理)
-6-8週 常春藤大學教授在專業領域的實習
-2個常春藤大學暑期課(BioChem生化課,這是一種先進的科學課遠遠超過了AP課水平),以及一個高層次的數學,如線性代數或心理學或醫學人類學。

– 3週,LUX醫療實習計劃
– 10週SAT或ACT 哈佛全方位網路課, 目標SAT2300以上或ACT 36 分

(老實說,高材生的孩子這時應該已經完成了SAT或ACT考試)

– 預習 AP物理和其他困難12年級課(哈佛全方位網路課)
-自修準備 SAT II的文學和西班牙文(已經考了數學2,世界歷史,美國歷史,化學,生物,中文)

(去年暑假已前往印度社區服務6週)

李耶魯同學, 成績中等學生(10升11年級, 目標前法律預科班)

(暑期目標為拉高GPA, 預習11年級課, 準備PSAT, SAT I, II考試,  豐富課外活動)
– 一個高中暑期課(藝術, 大學申請要求課, 周一到周五上午)
– 2個社區學院的網路課(心理學或社會學與法律相關課如商業法和國家安全法)
– 哈佛全方位的10週SAT或ACT 課 (周一到周五下午班)

– 哈佛全方位的預習課包含 AP和其他較困難的11年級課(AP生物, AP美國歷史, AP微積分)
– SAT II的準備為數學2(已經考了SAT II化學,世界歷史)

-志願服務每週末在美國公民自由聯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

– 2 周南非國際社區服務

  • 南非社區服務

*學生將看到南非總統曼德拉的監獄,研究歷史的種族隔離,在一所小學工作,並參觀了滅絕獵豹康復項目,種族隔離博物館和人類文明的搖籃博物館。
*學生獲得35社區服務小時。
*日期:7/8-7/22
*額外的冒險:野生動物園散步,學習衝浪,騎馬,騎自行車,烹飪和舞蹈課

為什麼不吃番茄醬?

每當有人問我為什麼我不吃番茄醬? 都會引起一個甜蜜的兒時回憶.  小學一二年級的時候. 班上有一個同學. 因父母離異, 媽媽住美國. 他與爸爸住台灣, 他每年必須坐飛機飛美國與媽媽相聚. 他常常在我們這些沒坐過飛機的土包子面前炫耀坐飛機有多酷, 打開窗戶就可以摸到雲, 雲好軟, 好好模…….

於是有一天我把這件事告訴了爸爸, 還傻裡傻氣的加了一句 “我都沒摸過雲!” 爸爸當時一句話也沒說, 笑笑的走開了.  直到有一天早上, 爸爸告訴我 “今天不去上學了, 爸爸帶你去坐飛機到澎湖一日遊” 我又蹦又跳一路興奮的到了當時的台北松山機場, 在候機的時候, 爸爸帶我到機場的西餐廳點了三明治與我生平第一份炸薯條.  我真是高興的無法形容, 認真的拿著每一根薯條沾著番茄醬吃, 覺得自己真是幸福, 與爸爸很少接觸的我感受到與爸爸的親近, 爸爸多麼重視我.

不久後上了飛機, 我不但很失望的發現窗戶是根本打不開的, 更別說伸手去摸雲了, 我肚子裡的一堆炸薯條及番茄醬更是開始大作戰, 讓我在飛機升空氣壓遽變的伴隨下, 大嘔特嘔吐了起來, 濃郁的番茄醬成了我這一生最反胃的味道, 但爸爸對我的愛與教育卻給了我最大的自信. 我們與子女的緣分也許不能保證長久, 珍惜每一個契機讓他們感受你的愛.

常春藤大學畢業證書的妙用

C 的媽媽有一天打電話給我, 想跟我分享一件有趣的事.  前幾天, 她建議兒子去健身房練練身體, 作風一向開明的她告訴兒子 “你有肌肉, 追女朋友的時候會有幫助喔!” 沒想到兒子回她一句 ”Vickie阿姨說如果我有一張常春藤大學畢業證書, 我誰都追得到!” 我想了一下才回憶起當時的我跟這個酷酷大男孩的會話內容, 有一天閒聊之中他告訴我他會做幾道菜, 我好奇的說 “哦! 你喜歡做菜?” 他有點害羞的回答”不是啦! 女孩子不是都喜歡會做菜的男生嗎?” 我就答了一句 “你如果有一張常春藤大學畢業證書, 你誰都追得到!” 當時他也沒多說, 沒想到他對我這句不經意的話謹記在心.  說實在的, 在我的工作中我最開心, 最珍惜的就是這些與純真孩子真心溝通的點點滴滴, 真是回味無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