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 我想進好大學…..

Kevin Wong 近照, 由 Kevin 媽媽提供

這麼多年以來我跟學生之間的故事多到數不清, 但Kevin的故事是我永遠百說不厭的. 一個很普通的下午, 高中11年級的Kevin獨自走進我的辦公室, 他手上捏著自己的成績單, 緊張的說著 ”老師, 我成績都是A, 我SAT考了23XX分, 我是Arcadia High游泳隊隊長, 我得過少年奧林匹克游泳比賽冠軍, 我還做了這個那個.  老師, 我想進好大學. 我聽同學說你們可以幫學生進好大學, 你可以幫我嗎? 可是我沒有很多錢可以付給你……” 我看著這個大男孩很有邏輯的努力想說服我幫他進好大學. 我問他 “你媽媽知道你來這裡嗎? 他連忙回答 “喔, 我媽她不懂, 她不知道, 她幫不了我, 但是我想進好大學….”

開始輔導Kevin準備他的申請資料後, 我了解了他背後的故事. 單親的媽媽獨自撫養Kevin長大, 兩人住在一個一房的公寓, Kevin就睡在客廳.  每天練游泳, 媽媽沒空接送, Kevin每天自己想辦法請其他家長接送.  每天5點多起床, 參加游泳訓練, 再趕到高中上課, 下課後在高中繼續游泳訓練, 然後回家做功課, 再練習SAT考試.  日復一日都是在睡眠不足的情形下, 卻保持著選修最難的課程加上全A的好成績.  家庭的背景提供了Kevin積極向上的最佳動力, 他知道要有好的生活, 只能靠他自己.

在分析過Kevin的能力測試結果後, 我們覺得他非常適合走法律或政治的路線.  我告訴Kevin ”Kevin, 你很特殊, 以你的能力及個性, 你做什麼都會成功, 不如從政, 為華人在美國爭取權益”.  他一臉茫然的回問我 “Vickie阿姨, 你真的覺得我會成功?”

後來Kevin以全額獎學金包括食宿及旅費進入了以政治學出名的喬治城大學 (Georgetown University).   貼心的Kevin總是會讓我知道他的近況 ”Vickie阿姨, 我組織了乒乓球隊” “Vickie阿姨,我今年暑假要去州長阿諾的辦公室作事” “Vickie阿姨, 我想爭取學校這個職務, 你看我該如何爭取?” “Vickie阿姨, 我要去白宮實習了!” “Vickie阿姨, 我想申請法學院, 以後想當檢察官.” Kevin 的媽媽有一次心疼的告訴我,  因為在學校吃飯不用錢, 如果Kevin一忙錯過了吃飯時間, 他就不吃了, 因為在外面吃很貴.

去年4月, 我接到了Kevin的大學畢業典禮邀請卡, 裡面寫著”Vickie阿姨, 我要畢業了, 我知道你很忙, 可能沒時間來參加我的畢業典禮, 但是我想讓你知道, 我要畢業了, 因為當初是你幫我進了喬治城的, 完成了我夢想的第一步.” 現在Kevin已經在東岸有了很好的工作及生活, 我們會互傳簡訊問好, 可是我還是常常想起當初那個17歲的大男孩羞澀的說著 “老師, 我想進好大學….”

後記: Kevin 讀了這篇文章的感想是 “真不好意思….”

GPA 最少要達到3.0才能遞交UC申請表!

有時會見到一些成績較不理想的學生跟他們的父母, 當我看到成績單感到大事不妙的當下, 我通常會二話不說趕快把學生的大學申請GPA計算出來, 看有沒有達到3.0.  有時我真的必須很殘忍的說出 ”喔! 他成績不夠, 不能申請UC!”  這句話時, 他們的表情會像被宣判死刑一樣的驚訝及絕望!  雖然家長可能五分鐘前還在用開玩笑的方式說 “他就不是讀書的料, 我們也不期望他進哈佛!”  其實很多小孩的GPA都是在11年級出狀況的, 因為選課上沒有規劃好, 9跟10年選課太簡單, 又選了一堆非學術性課程, 到了11年級全都是學術性課程, 其中又有一些AP課, 馬上慘遭滑鐵盧.  這種情形是後悔來不及的, 其實如果學生在上11年期的暑假有預習準備一些課程, 就可以避免這種慘狀了. (哈佛全方位有提供所有的高中學科暑期預習班喔!)

有些學生還不到11年級結束, 所以結論會是 “可能不能申請喔!  因為他GPA可能會不夠3.0.”  家長這時多會連忙接上一句 “那你說怎們辦呢?” 感覺上像現在無論上刀山, 下油鍋都要用剩餘的時間把GPA拼上3.0.  我有時會補上一句蠻於事無補又惹人厭的 “你們如果期望他進UC, 他成績一直都不好, 這麼長時間了, 為什麼你們都沒作什麼呢?” 此話一出, 反應多是一陣互相指責 “啊! 他講都講不聽, 煩死了” 或 “他爸爸說讀書是自己的事!” 或 “ 我不知道啊! 沒人告訴我! 我也搞不清楚!” 或 “我家隔壁的小孩都沒人管也進了UC!” 或 “反正他18歲就給我滾出去! 能讀大學我付錢, 不能讀大學就自己吃自己!” 總之是絕對沒有什麼好聽的話, 真是家庭倫理悲劇.

家長們! UC的申請是有最低標準的 (只是有申請資格, 不是錄取標準):

1.       基本課程(a to g requirement)要完成, 基本課程要求請看UC網站

http://www.universityofcalifornia.edu/admissions/freshman/requirements/index.html

2.       加州居民學生10 年級加11年級的GPA 要達到3.0, 外州居民學生則需要3.4,  而且GPA的計算是不含體育及一些非學術性的課程的. 請注意! 高中給的成績單上的 GPA 有些與 UC 申請的計算不同.

噯! 如果你真的不會算就成績單拿來我幫你算吧!

讓王哈佛及李耶魯同學脫胎換骨, 大幅加分的超級暑期計畫

王哈佛同學, 高材生(11升12年級, 目標醫學院)

(暑期目標為完成SAT I, II考試準備, 豐富課外活動, 預習12年級課程AP物理)
-6-8週 常春藤大學教授在專業領域的實習
-2個常春藤大學暑期課(BioChem生化課,這是一種先進的科學課遠遠超過了AP課水平),以及一個高層次的數學,如線性代數或心理學或醫學人類學。

– 3週,LUX醫療實習計劃
– 10週SAT或ACT 哈佛全方位網路課, 目標SAT2300以上或ACT 36 分

(老實說,高材生的孩子這時應該已經完成了SAT或ACT考試)

– 預習 AP物理和其他困難12年級課(哈佛全方位網路課)
-自修準備 SAT II的文學和西班牙文(已經考了數學2,世界歷史,美國歷史,化學,生物,中文)

(去年暑假已前往印度社區服務6週)

李耶魯同學, 成績中等學生(10升11年級, 目標前法律預科班)

(暑期目標為拉高GPA, 預習11年級課, 準備PSAT, SAT I, II考試,  豐富課外活動)
– 一個高中暑期課(藝術, 大學申請要求課, 周一到周五上午)
– 2個社區學院的網路課(心理學或社會學與法律相關課如商業法和國家安全法)
– 哈佛全方位的10週SAT或ACT 課 (周一到周五下午班)

– 哈佛全方位的預習課包含 AP和其他較困難的11年級課(AP生物, AP美國歷史, AP微積分)
– SAT II的準備為數學2(已經考了SAT II化學,世界歷史)

-志願服務每週末在美國公民自由聯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

– 2 周南非國際社區服務

  • 南非社區服務

*學生將看到南非總統曼德拉的監獄,研究歷史的種族隔離,在一所小學工作,並參觀了滅絕獵豹康復項目,種族隔離博物館和人類文明的搖籃博物館。
*學生獲得35社區服務小時。
*日期:7/8-7/22
*額外的冒險:野生動物園散步,學習衝浪,騎馬,騎自行車,烹飪和舞蹈課

為什麼不吃番茄醬?

每當有人問我為什麼我不吃番茄醬? 都會引起一個甜蜜的兒時回憶.  小學一二年級的時候. 班上有一個同學. 因父母離異, 媽媽住美國. 他與爸爸住台灣, 他每年必須坐飛機飛美國與媽媽相聚. 他常常在我們這些沒坐過飛機的土包子面前炫耀坐飛機有多酷, 打開窗戶就可以摸到雲, 雲好軟, 好好模…….

於是有一天我把這件事告訴了爸爸, 還傻裡傻氣的加了一句 “我都沒摸過雲!” 爸爸當時一句話也沒說, 笑笑的走開了.  直到有一天早上, 爸爸告訴我 “今天不去上學了, 爸爸帶你去坐飛機到澎湖一日遊” 我又蹦又跳一路興奮的到了當時的台北松山機場, 在候機的時候, 爸爸帶我到機場的西餐廳點了三明治與我生平第一份炸薯條.  我真是高興的無法形容, 認真的拿著每一根薯條沾著番茄醬吃, 覺得自己真是幸福, 與爸爸很少接觸的我感受到與爸爸的親近, 爸爸多麼重視我.

不久後上了飛機, 我不但很失望的發現窗戶是根本打不開的, 更別說伸手去摸雲了, 我肚子裡的一堆炸薯條及番茄醬更是開始大作戰, 讓我在飛機升空氣壓遽變的伴隨下, 大嘔特嘔吐了起來, 濃郁的番茄醬成了我這一生最反胃的味道, 但爸爸對我的愛與教育卻給了我最大的自信. 我們與子女的緣分也許不能保證長久, 珍惜每一個契機讓他們感受你的愛.

常春藤大學畢業證書的妙用

C 的媽媽有一天打電話給我, 想跟我分享一件有趣的事.  前幾天, 她建議兒子去健身房練練身體, 作風一向開明的她告訴兒子 “你有肌肉, 追女朋友的時候會有幫助喔!” 沒想到兒子回她一句 ”Vickie阿姨說如果我有一張常春藤大學畢業證書, 我誰都追得到!” 我想了一下才回憶起當時的我跟這個酷酷大男孩的會話內容, 有一天閒聊之中他告訴我他會做幾道菜, 我好奇的說 “哦! 你喜歡做菜?” 他有點害羞的回答”不是啦! 女孩子不是都喜歡會做菜的男生嗎?” 我就答了一句 “你如果有一張常春藤大學畢業證書, 你誰都追得到!” 當時他也沒多說, 沒想到他對我這句不經意的話謹記在心.  說實在的, 在我的工作中我最開心, 最珍惜的就是這些與純真孩子真心溝通的點點滴滴, 真是回味無窮.

美國不一定是留學天堂

今天看到世界日報的 一篇文章 “寂寞小留學生 學習障礙辛酸多” 文章內容非常實在

http://la.worldjournal.com/view/full_la/12416669/article-%E5%AF%82%E5%AF%9E%E5%B0%8F%E7%95%99%E5%AD%B8%E7%94%9F-%E5%AD%B8%E7%BF%92%E9%9A%9C%E7%A4%99%E8%BE%9B%E9%85%B8%E5%A4%9A?instance=lainstant

我在會見許多新移民或小留學生家庭時, 也都會語重心長的把這些不好聽的話講一遍.  我知道真的很掃興, 很刺耳, 但真的不忍心看到這些孩子因為父母對美國教育的無知, 而耽誤了前途.  我知道家長喜歡聽到我掛保證, 家長要的就是一句 “沒問題!” 但我真的說不出口.  我當然也輔導過許多成功案例, 來美國幾年後進入頂尖名校, 但一個完整的魔鬼訓練計畫, 加上持續的引導及鼓勵是絕不可缺的.  成功沒有捷徑, 沒錯! 美國的教育系統是自由的, 但絕不保證你的成功.